联系
二维码
云意科技二维码

最新资讯 最新资讯

现在位置:   云动态 >  杰出控股董事...

杰出控股董事长刘明杰做客新华会客厅

更新时间:16/09/23 14:00:09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华会客厅》。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嘉宾是一位年轻的企业家,杰出控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刘明杰先生。刘总,请您先给我们的网友打个招呼吧。

  刘明杰:新华网的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杰出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刘明杰,非常荣幸有这个机会做客新华会客厅。

  主持人:大家看到刘总是一位杰出的80后企业家,“杰出控股”,一个响亮的名字。刘总,请您先介绍一下您企业所涉及的业务板块,具体开展哪些业务?

  刘明杰:“杰出控股”这个词从表面上的意思来看,“杰出”是一个优秀中更加优秀(最优秀)的群体,如果我们用中国庞大的历史文化来解读,这两个字是非常有意思的。杰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核心的词是“杰出”,“杰”是金字塔尖的那个群体,所以是杰出的人;从文化的角度来说,像我们的LOGO珠峰上的太阳就是“杰出”。我们要佩服老祖宗造文字的力量,用中华文明的力量,文化解读“杰出”这两个字,大家有另外一种味道:“杰”是人在水上,“杰”为水;“出”是什么意思呢?“出”,出去,“出”就是舍。也就是说,“杰”为水,水出去,水舍出去就是“杰出”,“杰”是杰出的人。背面是什么意思呢?用道家和中华文明的思想来解读,“水”是什么?“上善若水”,“善”的最高境界像水一样,就是“杰”,“出”是舍,“舍”是什么概念?小舍小德,大舍大德,舍不为得为上德,上德为出。杰出:上善+上德为杰出。

  “杰出”是什么人呢?上善的人叫上德的人。杰出等于善,最高境界的人,“德”最高境界的人,叫杰出。我们有一点慢慢靠的意思,杰出本身就是优秀中最优秀的词语,我们非常荣幸,国家把这个字号给我们,“杰出”按照整个思想、按照这个词的寓意迈进。LOGO:一个金字塔山、一个太阳,有山,有太阳。四句话代表我们的价值观:上善若水、舍不为得、稳如泰山、光耀大地。所以,核心四个价值观:第一是善,第二是舍,第三是稳,第四是耀。杰出控股就是这样一个含义。谢谢。

  主持人:您刚才讲了互联网,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传统产业面临转型升级,如何利用“互联网+”为经济注入新活力备受各界关注。国家也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合理引导“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融合。请问刘总,如期看待“互联网+”思维?它对中国的经济、社会产生了哪些影响?

  刘明杰:首先,非常感谢克强总理在两年半之前推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个国家级的战略,同时推出“互联网+”的战略。我们自己公司就是一个“互联网+”这个国家战略的受益者。过去17年的创业生涯一直在互联网领域,整个“杰出系”最近两、三年取得了一点点成绩与这个(战略)有很大的关系。过去三年借助国家的“互联网+”战略,帮助了超过3.5万家中小企业通过互联网的技术、互联网思想、互联网的模式来提升和推动企业的互联网化改造。

  我想,所有人都在解读“互联网+”,都在解读“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首先我们有自己这样的观点:

  第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更多的思想是没有放在“创业”和“创新”,而是放在了“众”字上,互联网其中一个思想是“众”, “众”是人多,腾讯和阿里成为亚洲世界级的企业,是因为微信和QQ有几亿的用户,阿里的 “电商平台”和“支付宝”都有几亿用户,这就是互联网思想的精髓,就是“众”,也符合毛主席打天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第二,在互联网传统改造当中,更多的传统实体企业应该运用传统的实体企业“+”“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笼统讲“互联网+”他,他搞不明白,如果让他现有的产品、现有的服务、现有的平台,或者现有的整个行业“+互联网”,“+互联网”什么呢?“+”互联网的技术、“+”互联网的思想、“+”互联网的模式,甚至“+”上互联网的战略,就有很多的感触和想法。

  从大的世界商业发展来讲,整个国家进入到一个新商业文明时代,我们一直提“新商业时代文明”的来。综观全世界,1976年英国人瓦特发明了蒸汽机,终结了以“农业思想”为主导的农业文明,把整个世界商业拉入到“工业文明”的进程,解放了人的四肢,不用手脚来拼力气,因为有了机器、动能和设备,蒸汽机的诞生有了工厂的组织架构。今天,日子非常的有意义,“9.18”,我们都要缅怀这个时间。中华民族之所以没落在近代史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在这次工业文明过程中,也就是100多年前,当八国联军打到紫禁城、打到大清王朝的时候,中华儿女不是没有血性,我们派出了3万铁骑杀出去,我们3万多人几乎全军覆没,没有走到别人的面前就被对方的铁枪和铁炮打败了。这是一场两个时代之间的对垒。一个代表“工业文明” 时期,一个代表“农业文明”时期。我们拿的长刀长矛,对方火枪火炮,一个是拿工业设备,一个是拿农业设备。马云说过一段话:他说当机关枪架起来的时候,你练武功、练习太极都没有意义。这就表明一个新时代的来临,这个新时代来临就是移动互联网的诞生,它即将终结、或者升级工业革命,而整个世界进入信息工业革命。当信息工业革命来临的时候,我们这次国家不管是国务院还是习总书记对互联网、对中国的推动都有深深的敏锐度,这次不仅是当成一个工具,现在已经是当成一个像水、电、空气必备的基础措施。

  我们再谈“互联网+”,稍微有一点点落伍的感觉,如果一年半之前是比较热的词,现在各行各业“互联网+”已经融入到企业当中去。对于传统企业来说,眼光和战略更加长远一点,这是一次非常大的机遇,中国举全国的力量。在去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习总书记亲自致辞推动网络强国、大数据强国,都被列成国家的第一战略。国务院克强总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互联网+”、“ 双创”都是国家的战略。传统企业要深度思考:在工业革命取代农业革命、信息革命取代工业革命的这个过程当中,这是一个谷底。越是在这样一个谷底,企业越有机会。如何能够运用“互联网的思想”、“ 互联网技术”、“ 互联网的战略”层面的一些思考,对于每一个中小民营企业,包括中大民营企业都非常富有机遇和挑战性的一个话题,一个非常重的手段,如果能融入得好就有可能像这些小的创业者抓一次大互联网的机遇,成为一个向BAT挑战(者),或者在当地成为一个优秀的代表。谢谢。

  主持人:您讲到互联网的时代背景,您刚才也说了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帮助很多中小企业进行了“互联网”的升级,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具体的案例。

  刘明杰:这个案例非常多。首先我们从大的宏观战略来看,“互联网+”这个机遇对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是国家的战略,这个势能已经具备了。在过去两年半时间当中,按照我们以上海为中心,辐射全国的发展布局,我分享这样一个案例。在两年半之前有一个传统加工制造业的老板来到我家里问我一个问题,他说刘老师,我想问一个问题,他说“互联网+”是不是那么厉害?“互联网+”按摩椅怎么干?我在家里一听,相互一笑,我对按摩椅这个行业不了解,这事应该是你思考“按摩椅”“+互联网”怎么干!随着我们之间的沟通,彼此双方近距离的交际,后来我发现按摩椅这个行业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代表传统加工制造行业的一个群体。原有的商业模式是把椅子几千块钱组装,沙发厂自己的工厂组装,在天猫、淘宝卖;第二种方式是在线下开了很多实体店,在一些高档的高尔夫球场旁边租一个店,最高纪录一年能生产两亿多,过得比较不错的企业,最近两年整个生意往下下滑,非常严重。

  在我们连续三个多月的不断碰撞中,有一次在我出差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好的点子。因为在2013、2014年我个人出差比较多,经常住酒店,从一个用户的角度来讲,我发现酒店的痛点,不管是国外八星级酒店,还是国内的快捷酒店,在卧室大床旁边有一个斜的沙发或者贵妃椅,这个椅子就是一个摆设,而一个真正住酒店的用户而言,这个贵妃椅最大价值。我最多的时候一年能住100多次酒店,那个椅子坐过几次没有印象,最大的印象就是晚上睡觉洗澡的时候放衣服和袜子的地方,但在高档酒店这是一个标准的配置,普通的快捷酒店便宜一点。

  还有一个需求,每次晚上睡觉之前,我们商旅人士有的时候喝酒、见朋友聊天,就很疲劳,在睡觉之前就想做一个按摩。很少有酒店提供按摩这个服务,除了极个别的酒店有SPA,打完电话之后问是在B1层,就不想去了,如果在酒店的房间能有一个按摩的东西该多好。再加上这个老板来找我,我们就思考,突然有这样一个感觉:可不可以在每个酒店的房间放贵妃椅的地方换成一个商务按摩椅,每一个酒店的客人晚上在睡觉之前可以躺在椅子上面按摩20、30分钟。第一个好处是有助于睡眠,第二个好处是放松身体一天的疲惫,有助于睡眠。这个想法突然让我们眼睛一亮,这个事是两年半之前的事情,最早的研究,后来我们不断的看市场,通过我们互联网的思想,第一,找到一个有价值的连接点;第二,这就是一个非常棒的有价值的连接点。

  这家企业到今天,不能说成功,但是作为一个传统实体企业的改造案例,他从原来这家公司老板面临绝望,要卖掉掉公司,资本方花极低的价值并购,他不舍得卖,现在今天超过市值15亿人民币,很多上市公司要送股票+现金来购买,这个老板到今天真的完成了每天睡觉之前有钱进来。通过我们的改造,你会发现在高铁站、飞机场,很多休息的地区,你会发现有很多的按摩椅。一个“按摩椅”“ +互联网”,“+”了互联网什么呢?就是“+”了互联网的微信支付。现在拿出手机扫描按摩椅,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一秒钟启动按摩椅,睡觉前花8到10块钱按摩20分钟,肯定不觉得贵,自己开创一个需求的空间,不和任何人竞争。一下子全中国的飞机场,高铁站,咖啡厅,麻将室,四、五星级酒店,高端酒店有几千万间房,这个商业模式成为今天最流动的“互联网+共享经济”,等同于一个滴滴打车、等同于一个国外的Airbnb,它只不过是一个固定的出租车、一个固定的房子。这个企业两年时间,目前在全国已经铺出去5万台椅子,到今年年底会超过10万台,明年目标是超过30万台。30万台的概念,他平均每天收入10块钱,一天就是300万的现金流水,这个数据是明年的数据,现在他已经完成了4万台的铺设,每天35万的流水,今年完成1亿的流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数据。这样一个传统企业的老板困难到想跳楼,现在每天来自酒店、健身房、高铁站,就是一个椅子,“按摩椅+微信”的体验和支付。当然后面我们都知道在未来是人工智能的时代,现在我们这台椅子融入了AR、VR技术,客人在睡觉按摩过程当中戴着VR眼镜看看VR电影和游戏,还有体验30分钟之后人体综合数据都会传输到他的手机上,边做按摩边做体检,还能玩高科技的东西,这就是一台最普通的椅子所产生的。这样一个案例对于我们整个体系大家都觉得非常的鼓舞,也非常的骄傲。因为这个企业的成功,影响了很多的传统实体企业的信心和信念。如何找到他的产品和服务的有价值的连接点。先分享这么多,谢谢。

  主持人:您刚才讲的,做按摩椅的企业转型升级,传统企业在转型升级过程当中有没有规律可循,怎么找到让人眼睛一亮的联结点,能否给他们一些建议?

  刘明杰:关于“互联网+”,或者“+互联网”,我们只是把自己在过去三年时间当中,用自己的一套方式,怎么去影响传统实体企业的一套方法,通过新华网这个平台和大家做一个分享。如果传统企业做互联网的改造,“+”互联网或者被互联网“+”,第一,从大的商业逻辑来讲,要找到一个存在以久而没有被满足的需求。第二,想尽一切办法让他服务的用户越来越懒。我们小的时候有一篇文章,有一个故事,妈妈生了一个小孩子,妈妈出差担心孩子饿死,就做了一个饼在孩子的脖子上,最后儿子还是饿死了,这个儿子已经懒到咬第二口饼的力气都没有了。拿这个例子来影响,今天你要服务、不管用产品还是用你的平台、还是用你的服务来服务你的那些用户,你怎么能够让你的用户越来越懒,所服务的这些用户越来越懒,你就成功了一半。

  第一个找到一个存在已久没有被满足的需求,第二让你的用户越来越懒。我说三个步骤:

  第一,找到一个及其有价值的连接点。第二,构建一个线上线下闭环的大数据平台。第三,最终通过跨界实现变现。这是我们从大的商业逻辑而言,经过我们服务的3万家企业,我们发现95%以上的企业都找到他和自己客户的连接点。就像今天新华网也是通过这个平台连接用户和新华网之间的有价值的连接点。95%的传统企业都是找到这个点,但是你会发现互联网的公司和传统企业的本质区别,互联网公司几乎都是有一个平台架构,当把所有人通过有价值的连接点聚过来之后,发现怎么把这些人留下,让他们在一个平台当中可持续的挖掘,让他们在这个平台上持续地“玩”。不管是线上的平台,还是线下的平台,总归你要有这样一个可以让所有数据、所有用户来的一个归口,一个归属地。但最终是不是卖红薯就一定要靠卖红薯赚钱,不一定,最终就是具备跨界的思想。我卖电脑的最终不是靠卖电脑,我做硬件的可能靠软件赚钱,而不是靠硬件。今天像乐视就是这样,从电视开始,本身是硬件的企业,但是电视很便宜,甚至是免费,每天收5块钱、10块钱,我家孩子天天要看这个电影,因为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给了付款的便利,就给这些平台很大的机会。我的父亲和儿子都会用5块钱、30块钱瞬间解决完成了。我们认为是这三个小步骤,谢谢。

  主持人:在您讲过自己的企业服务于3万多个客户,帮助他们转型升级过程当中有哪些难忘的故事,可以分享一下吗?

  刘明杰: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我99年在山东上大学,我有一个大学同学是猎豹的CEO,我2002年毕业之后做销售工作,2005年自己创业,今年正好是10年,所谓的十年磨一剑。

  在过去14年的打工和创业生涯当中没有脱离互联网的路线,从互联网的最基础的业务,跟传统企业打交道的过程当中,我见证了,或者和这些传统企业共同经历了中国PC互联网的繁荣,到今天移动互联网的繁荣。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作为销售员拜访客户,那个时候很艰辛,经常会出现我们在山东烟台去莱州下面的一个石材厂,被客户放狗咬我们,他们觉得在十多年之前互联网就是骗子,他们对互联网的认知,这是你们年轻人干的事,与传统企业没有任何关系,我的石头怎么会挂在网上卖?这就是马云开始做电商的时候,很多人说他是骗子。十多年之前是不被人理解的。我们今天要感谢腾讯,这是因为微信的普及让我们所有的年轻人,不懂互联网,以及年长的国内有权的人和有钱的这批人开始知道什么是APP,在哪里下载,这是微信的功劳。正是因为去掉了这种隔阂和互联网不确定感带来的不自信,现在微信有7、8亿的用户,一直到40后、10后大家都会玩。我们帮助传统实体企业,第一个阶段是“唤醒”的阶段,他们真的很渴望能够用“互联网+”的思想,不管是“+”,还是“被+”,他们渴望用这种思想来帮助他们。但同时是一个时代大浪淘沙的过程,一代浪上来,前面的浪无能为力,这一轮移动互联网的创新、变革,它是一个摧枯拉朽式的变革,这是新商业取代旧商业的过程。

  这里面有两个核心的基因:第一,中国的传统企业的领导者对互联网的基因不认同。第二,就是人才。人才主要集中在北上广,其他的地方很少。认知最深得印象,我通过这三年帮助传统实体企业互联网改造,深深的触摸到他们对互联网的这种迫切的心理诉求和感知,旧的商业改造这种迫切的渴望。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这十几年走下来,内心也为自己做这份工作感到骄傲和自豪,坚守了十多年的时间,认为我们自己选的路是对的,这个社会和群体开始慢慢认知这一代年轻人从最开始的被狗咬,到不理解,到现在的渐渐接受,甚至带拥抱和鼓励、跟随,这三年非常值得去珍惜。

  同时,借这样一个机会和更多的传统民营企业老板,不要过多的去计较“互联网+”,或者“+”,这是一个时代的一股力量。让更多的年轻人帮助自己,释放更多的股权,释放更多的平台和实验区,让更多年轻人加入到公司特区里面去帮助自己,我想一定有很大的机会。

  主持人:您最初是怎么创业的方向呢?

  刘明杰:这个问题分两块来回答:第一,我本人是1980年头儿上,在80后的群体是老大哥。最早的时候05年创业是被逼无奈,是因为跟自己的顶头上司关系不好,对人性和人际关系的交往过程当中出了点问题,那个时候因为年轻气盛,自己学的是软件,就选择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开始创业。今天,经过十年,特别是最近这三年,各个方面也相对成熟,在这里借新华网的平台,给所有的年轻朋友,特别是80后群体一些对于创业的理解和建议。

  第一,在中国的商业环境当中,你要完成一件大事,或者成就一番事业,要符合三个条件,要有三股力量合在一起,才有机会成。我们叫三力合一,第一是权力,第二是财力,第三是能力。只有权力、财力、能力三力合一的时候,你才有机会把事情干成。

  第二,今天我们探讨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个话题是所有的80后的创业者的一个建议。“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家不要紧紧局限在创新上,因为创新真的太难了,如果所有人都聚焦在创新上他的成功概率是万分之一,甚至更渺小的一个比例。应该放在哪里呢?一些优秀的人才,顶尖的、杰出人才,要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创新上。大部分的初创的创业者,你要在互联网“+”号上下文章,要找到身边优秀的人才,优秀的老大哥,做的优秀的企业,你去思考,他们缺什么,你就给“+”什么,这是今天所有80后创业者,因为创业首先要让自己活下去,活下去非常重要。怎么活下去?傍大款,找到一些你认为非常成功,你非常认同,在这个圈子当中做的优秀的企业,和他们合作,你没有能力、没有财力、没有物力和影响力,怎么和他们无缝对接,你要研究这个企业和老板缺什么,他缺什么,你加什么,对接的可能性就加大,你就有可能成的机会,有可能活下去的机会。第二个建议在于年轻人要多学加法,去加别人少的地方,能够让自己存活的时间,为自己争取、赢得更长生存的空间。

  第三,坚持自己的判断,坚持自己的坚持。这一点也非常重要。

  最后就是内心的自我强大。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在这个社会上一切都要靠自己,我的人生在四年之前在北京有一次意外的车祸,汽车爆炸我全身起火,我本身不是一个特别幽默的人,在那次起火在车里面被别人拉出去,同车的两个女孩由于过度惊吓,我跟她们说(了两句话),这两句话给我人生最大的提升。那个时候马云先生有一个特别经典的话:长相和财富成反比。(我车祸的)那个时候脸烧得跟猪头一样,就跟他们说:“你们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可以跟马云先生相比较”。第二句话,“我穿的是貂皮大衣,你们看看我们的衣服增值了,貂皮变成了貂绒了”。潜意识告诉自己,当遇到生死直接的时候,自己还能谈笑风生,老天给我们一个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给了这股力量。手上留下疤痕,这是老天给的警告和警示,脸上没有留疤,非常感谢,这一切由来都是福报。我从小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今天到新华网有一个内在的情怀,因为马上是老人节,我母亲突然离开,借这样一个机会,向我在天的母亲表达一份儿子对母亲的思念,也希望全天下的年轻人首先能做到善良的孩子,就像杰出的寓意一样,上善上德。

 

  主持人:您认为政府出台一系列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机会,您在节目最后,评价一下80后创业者,再评价一下您自己。

  刘明杰:应该说,从我自己来讲,过去的十年,我们是靠政府的支持和推动,从一个很小的草根创业到做一点点成绩,进入到山东省团省委领导对我们的支持,受到了烟台市大学生创业孵化基地对我们房租的支持。这是在9年之前政府给了我们1千多平的办公场所,一下子我们的门帘大了,业务有了几倍的增长。后面这几年,国家对大学生创业,对年轻人创业的力度较之我们那个时候更多了,大环境下,政府的政策、国务院的政策、国家的政策,税、办公室、政策、人、人员的培养、税收的等等,实际上到了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对于每一个年轻人,都是一个中国成立以来最佳的创业环境。每个人都应该深深抓住。当然,创业是一个硬活,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创业成功,但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即使创业失败,也不能叫失败,只要你不是豪赌,都是人生的历练。

  关于自己和80后的解读,最后用我自己一个故事和大家分享自己过去十年,希望给大家一点触动。我10岁的时候爷爷去世,我许下了人生第一个梦想,在爷爷的坟头磕了一个头,发誓这一辈子做孝顺的孩子。在初一的时候,我们每年全家30几口人给奶奶拜年,26个菜都是我自己做。为什么呢?我从小是爷爷奶奶把我带大,爷爷走了之后,让我一个孩子在那样一个时刻,磕三个头的瞬间,作为一个十岁的孩子瞬间失去亲人的痛苦一下子就刺痛了,自己应该懂得珍惜。那个时候给自己说,自己要做一个孝顺的孩子。到今天,在全村事业做得不怎么样,但是全村都知道我是很孝顺的孩子。

  第二,大学期间,没有太多优秀出彩的地方。炒股票,玩彩票,交了一个女朋友,大学就过去了。大学毕业创业的这几年当中,认识我的朋友,大家都知道,过去十年因为李嘉诚给我的影响很深,他有一句话“您做一个生意,能赚八分他只取七分”,和别人合作过程当中,这单生意能赚80%,你拿70%,让对方多赚一点。圈子里面朋友对我的评价,他们在我们小的时候愿意帮助我们,我们是一个先愿意吃亏,愿意舍得、给予,愿意在合作当中让利出去,人留下,情留下,给自己留下下一次合作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所有的年轻人朋友都应该像李嘉诚、王健林这些大企业家学习,在商业过程当中是真舍,真的有利润、真的有资源、真的有条件的过程当中,自己能够退一步,这个钱已经摆在台面上了,已经分到自己手里面,是否有勇气和魄力在自己的里面拿出来一些感谢在这个过程当中参与的朋友,这一点非常重要。

  最后,杰出这家公司,我们的使命是希望聚集一批以80后为群体,这些优秀杰出的80后缔造一个组织,中国已经进入到70后核心掌权的主体力量,80后再有五年、十年的时候,五年的时候我是40岁,十年的时候是45岁,我们这一代人在十年之后是36到40岁的年纪,基本上成为中国真正从年龄、财力、物力,最稳定、扎实的时代。很多人对80后实际上并不怎么看好,我们在很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认知,时代给了互联网的机会,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互联网,80后这一代可能连吃饭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世界的所有资源都已经被定格。而今天移动互联网的诞生,给整个商业、全世界的格局重新再分配的机会,机会非常大,机遇既然来了,所有年轻人让我们紧紧携手、挽臂同行,我们呼吁所有的年轻朋友加入到创业这个组织、加入杰出这个组织,让中华民族真正成为世界的NO1,贡献自己年轻人的力量。谢谢。

  主持人:今天非常荣幸邀请刘总阐述对“互联网+”的理解,对转型升级和创业者的理解,各位网友感谢关注新华会客厅,下次再见。